纽约游记

自从8月中来到雪城之后,虽然同在纽约州,但是和纽约市还有近300mi的距离。安排好入学和生活上的事情之后,我终于在9月初如愿去了纽约。

我乘坐灰狗巴士从雪城出发,一共大约5小时的车程。灰狗的舒适程度比我预想的要好不少,车上有WiFi,电源插座和卫生间。在路上看到对面的高速公路上的一辆装着大型机械的卡车,挂着Oversize Load的旗子,和美卡里面的Heavy Cargo Mod一模一样,太帅了。

大约中午12点的时候巴士到达了Port Authority的巴士站。车站位于曼哈顿中城的正中心的地下,出门之后的斜前方就是纽约时报的总部。纽约时报的总部原本位于时报广场,后来才迁到这里。

走几分钟就是时报广场。在时报广场旁边的三车道小路上,汽车在车道上行驶,自行车和滑板就在车流中穿行。曼哈顿的车流中私家的小汽车反而是少数,有至少2/3都是货车和出租车,甚至还有大卡车——是的,就是美国卡车模拟器里的那种大卡车。我简直不敢相信大卡车居然能在工作日的白天开进曼哈顿的中心区域。即使是北京这样糟糕的交通状况也完全无法和曼哈顿相比。另外我强烈建议“中国式过马路”改名为“纽约式过马路”。纽约市的人行红绿灯就像美国高速公路上的限速标志一样,完全是个摆设。

Times Square

楼顶的红色H&M真的很抢镜,在无数纽约夜景的照片中看到过它。

Nasdaq
NYPD

我一直很不理解为什么曼哈顿的很多马路中间会有烟囱,后来房东告诉我曼哈顿的道路下方有蒸汽管道,以防止道路在冬天结冰。实在是太朋克了。

中午去附近吃了Shake Shack。整个店里人爆满,以至于完全没有地方坐。不过真的很好吃,可惜雪城附近没有。

在曼哈顿使用导航简直就是噩梦,因为高楼阻挡了GPS信号,经常会出现按照导航上的路线走到目的地之后发现这里并不是我要去的地方,再打开导航的时候,定位的蓝点直接在我眼皮底下漂移到了两个街区之外。

因为今天天气不好,我放弃了下午参观帝国大厦的计划,而是先去附近的Intrepid Museum。Intrepid Museum距离时报广场大约有5个街区左右的距离,有一条公交线路可以直达。

这机器也太复古了

公交和地铁共用MTA的交通卡,所以我找了一个附近的地铁站,在机器上买了一张MTA卡。目前纽约的交通卡系统是1992年推出的,一直沿用到现在。这张MTA卡是磁条卡,卡本身只是一张薄薄的塑料,看起来很容易消磁(

不过MTA已经在一些车站开始测试OMNY系统——一种非接触式的支付系统。不过OMNY依赖的是非接触式的信用卡和借记卡,可能使用的是类似于Visa PayWave一类的技术,而不是像北京,上海,东京等城市使用专门发行的卡片。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之前苹果的某次发布会上宣布Apple Pay将支持纽约和波特兰的地铁需要花费如此长的时间——因为这并不仅仅是将实体卡片移植到Apple Pay上,而是涉及到整个车站基础设施的改造。

坐公交车到了哈德逊河边的84号码头附近。开车的黑人小哥在我把交通卡插反的时候发出了类似救护车警报的声音(

雪城的公交车站大部分是以车站所在的两个街道来命名(比如University Pl & College Pl)。我本以为是因为雪城过于荒凉而无法使用像国内一样的方式来命名公交车站,然而到了纽约之后发现纽约的公交车站也都是以街道来命名的,一般是xx St & xx Ave.。相比雪城一小时一班的公交车,纽约的公共交通真是太方便了。

USS Intrepid是美国海军的一艘退役航母,在二战太平洋战场立下了显赫战功。退役后被改造为博物馆。在机库甲板有一个大屏幕,上面播放了从前的船员的回忆录。

战后,经过改装之后的USS Intrepid执行了一系列太空任务。下图的窗外是一个Gemini III的模型。

坐电梯向上一层就是飞行甲板。背后是被雾气笼罩的曼哈顿中城,幸好没去帝国大厦。

飞行甲板上陈列了一系列的飞机。我本来以为这些都是模型,但实际上是经过翻新之后的真飞机。

SR-71 Blackbird

可变形后掠翼的F14 Tomcat,一直很喜欢这个机型。

F16

蓝天使的FA18 Hornet

飞行甲板的后方有一个库房一样的建筑,这里保存着企业号航天飞机。准确地说,企业号其实是一架用于验证航天飞机设计的原型机,并没有搭载隔热板,雷达和引擎,因此不能进行太空飞行,只能由一架经过改装的波音747搭载起飞。

”Cut here for emergency rescue“

在哥伦比亚号号事故发生之后,调查团队曾经用企业号上的隔热板进行实验来调查事故原因。事实证明哥伦比亚号失事的原因是发射过程中从主油箱上掉下来的泡沫击穿了机翼前缘的隔热板,导致哥伦比亚号再入大气层时缺少隔热板的保护而被烧毁。

我现在还记得小学的时候看过一个关于哥伦比亚号的纪录片(大概是重返危机现场系列?),片中的调查人员使用“chicken gun”,一种大口径,使用压缩空气作为动力发射物体的机器向从企业号上拆下来的左翼前缘(Wing Leading Edge Section)发射泡沫碎片,证实了发射过程中击中哥伦比亚号机翼前缘的泡沫碎片有损坏隔热板的能力和可能性。

航母的舰桥和控制室。

从Intrepid Museum出来,坐公交去换地铁。我因为听串了报站提早了一站下车,当我走到我要去的车站的时候,公交车还在路上堵着(

纽约的地铁入口都超级小,这个应该已经算是很大的了。乘坐E线往Downtown方向到头就是Ground Zero和新World Trade Center。

上了E线之后走了大概两站,车在站台上停了大约有5分钟,突然广播里开始喊让去Downtown的乘客去乘对面站台上的车。我一脸懵逼地跟着人流上了对面站台上的车,然后发现这条线路恐怕比E线要更老旧一些,不仅没有电子屏幕,甚至连广播报站都全靠人工。最可怕的是等地铁进入隧道之后,手机就完全没有信号了。曼哈顿的地铁站里都有Wi-Fi,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没信号的问题,不过我的手机连不上地铁的公共Wi-Fi,不太清楚为什么。

不过我还是靠着Google Map里缓存的离线地图找到了Fulton St车站,这个车站就在World Trade Center附近,是个超级大的车站,有近10条线路在这里交汇,让我想起来曾经被Mini Metro里的纽约地图支配的恐惧。

Fulton St
Fulton Center

WTC下面是The World Trade Center Transportation Hub。后面就是重建后的One World Trade Center,说实话,我不太喜欢。

One World Trade Center

商场里有一家Apple Store,不过那时候新品还没发布。

北塔遗址

在南塔和北塔遗址的中间有一个9/11 Memorial博物馆。里面记录了包括在WTC工作的纽约市民,消防队,警察,被劫持的航班上机组的机组和乘客的故事或回忆。主要的展厅禁止拍照,所以照片比较少。

从博物馆出来,本来打算去体验一下旁边的Amazon Go,然而这家8点就关门了,只好明天再来。

迷你警车

我从WTC走路到华尔街的Pier11,坐渡轮去Brooklyn。出乎意料的是,周五的华尔街居然刚晚上8点路上就没有多少人了。路上经过Trinity Church和Trump Building。

Trinity Church
The Trump Building

渡轮上,这班渡轮应该是South Brooklyn线路的倒数第二班了,船上一共只有5个乘客。

从Red Hook码头上岸之后,在附近吃了个披萨,然后前往预定的Airbnb。在此卖个安利,我住的Airbnb名叫Red Hook Pied-à-terre。位于Brooklyn的Red Hook,房子和位置都很棒,交通(公交,渡轮,Citi Bike)也很方便,唯一的问题是噪音比较大。房东名叫Steve,人超级好。

我跟Steve抱怨了一下今天的恶劣天气,他说今天纽约的天气很奇怪,其实本不应该这么冷。聊天过程中知道了不少关于纽约的冷知识,比如下曼哈顿有个地方叫Houston,虽然拼写和德州的Houston一样,但是读音却念/ˈhaʊstən/。另外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是,美国人说排队通常说wait in line,但是纽约人却说wait on line,并且这个说法比“在线“(online)还要更早产生。

纽约总是给人一种抢劫,枪击横行的感觉(可能是GTA的锅吧)。我问了一下Steve关于纽约的安全问题。他说纽约远比人们想象的要更安全,一些不安全的事件被严重地夸大了。一些媒体大肆报道一些不好的事件,为了通过渲染焦虑而让自己获利。emmmm…贩卖焦虑而让自己获利,这不就是中国互联网上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吗?

Day 2

清晨的Red Hook

第二天一早,我买了一天的Citi Bike Day Pass,在楼下解锁了一辆自行车,沿着Conover St一路向南骑行。往南到头是一个超市,名叫Fairway Market。Steve昨晚给我推荐了这里的餐厅。

布鲁克林的生活节奏和曼哈顿比起来慢了很多。点完餐之后,虽然店员准备食物的速度真的很慢,超级慢,但是大家就在后面安静地等,这在北京简直是无法想象的。期间有一个男子向服务员要一个纸盘子,但是服务员似乎是外国人,没有听懂,于是没有回应他。这位男子居然不辞辛苦地接着问了至少5次,然后终于拿到了他要的纸盘子。如果是在北京的话,恐怕已经吵起来了。我后来和Steve聊起这个事情,他说如果需要赶时间的话,就直接拿已经做好的食物就好,如果是现点菜,他们真的会让你等很久。

我点了一个Omelette。美国的菜量真的太大了,我吃完这个之后直到下午三点才饿。

海边有观景台,对面是新泽西港口停泊的邮轮。

Statue of Liberty

设计这个电扇的人真的是天才,一个电机可以驱动两个电扇。

吃完之后骑车往DUMBO方向。布鲁克林骑行的体验还是很不错的,海边的路有专门的自行车道。但是到了曼哈顿骑车就比较难受了,需要和汽车share车道。Citi Bike是有桩的,不过自行车桩遍布整个纽约,还算方便。

路过一个特斯拉的展厅和服务站,正好看到一辆Model3在交付。Steve之前和我提到这里本来是一个轮船引擎的维修厂,维修厂搬走之后特斯拉租下了这个厂房。Red Hook过去的主要产业是渔业和造船工业,现在仍然有不少工业设施。

Google搜索一下还可以找到当时的一些报道。

A Red Hook monument goes silent forever, photos and text by Micah B. Rubin – Red Hook Star-Revue

Tesla Motors To Open Showroom in Red Hook’s Golten Marine Terminal: Report – Red Hook – New York – DNAinfo

穿过Brooklyn Bridge Park之后就到了DUMBO,对岸就是曼哈顿岛。

七大工程奇迹之一,近130年历史的布鲁克林大桥。难以想象在130年前,工人和建筑师们在不借助现代机械的情况下完成了这座大桥。

Love is …?

网红店Luke’s Lobster,之前在日本吃了一次就拔草了。

很多秘密组织总部的所在地(误

咕咕咕

布鲁克林大桥上可以骑自行车,行人和自行车共用人行道。我骑着Citi Bike穿越了大桥,周末桥上人超级多,骑车很难受,还被一群黑人小孩疯狂超车。

下了布鲁克林大桥之后就到了曼哈顿,继续往上城方向骑行。在曼哈顿骑车就很难受了,几乎所有街道上的自行车道都是和汽车道共用,所以只能在车流里面来回穿行,被按了一路喇叭。

一个Pixel广告。

往北骑行10分钟左右就到了NYU和旁边的Washington Square

Washington Square的拱门,GTA4里有一个相同的场景,我以前在游戏里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开车从拱门下面飞过去。

Washington Square

隐藏在曼哈顿的建筑群中的NYU,如果不是上面挂着NYU的旗子,几乎认不出来这里是一所大学。在星巴克待了一会,把GoPro上的视频传到iPad上。而且可以通过eduroam使用NYU的网络,非常方便。

纽约的地铁经常被描述得很恐怖,脏乱差,到处是流浪汉,老鼠横行。但实际上比想象中要好多了。我之前问Steve纽约地铁里是不是真的有老鼠,Steve说真的有,而且你不需要到地铁里就可以看到老鼠,然后给我讲了中央公园的网红鹰Pale Male抓老鼠的故事。

不过我这三天没有在纽约看到老鼠,有点遗憾(误

纽约地铁确实很破,不过和现代化的北京地铁相比有种不一样的美感。不过说实话,可能我作为游客会很喜欢带有一点工业气息的纽约地铁,但是真正每天要靠地铁通勤的人恐怕就不一定了。想象一下假如要坐地铁去参加一个考试或者面试,正好遇上地铁故障停在隧道里或者闷声更改了线路,隧道里手机还没有信号,那可真的是噩梦一般的体验。

然后到了帝国大厦。

这是复原的老式电梯。

登上展望台。今天天气不错,景色很棒。

往下曼哈顿方向看,右侧就是自由女神像和埃利斯岛,还时不时有飞往Newark的飞机从头顶经过。过去的数百年间,无数来自欧洲的移民在自由女神像的注视下到达纽约港,经由埃利斯岛踏上美国的领土。今天,纽约的三座机场每天迎接着数十万的旅客,和像我一样来追寻梦想的人。

Lower Manhattan

曼哈顿岛上在新建不少细得像麻杆一样的建筑,Steve之前跟我抱怨,称其为“工程的奇迹,美学的噩梦”,不过我挺喜欢的。

Upper Manhattan
Hudson Yards & New Jersey

从帝国大厦下来走过两个街区就到了第7大道,这里有全美第一家Macy’s。

这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个消防员在处理地上一个冒烟的东西。

往东骑行到哈德逊河边就到了Hudson Yards,一个新建的商业区。

暴躁老哥在线涂鸦

美国特色冰激凌车(点开视频有声音)。想起来GTA VC里有个冰激凌车任务,每卖几个就会被警察抓。

The Vessel。之前很多报道称其为纽约的新地标,但是我不太喜欢。

The High Line

哈德逊河和对岸的新泽西

Hudson Yards的商场,这才是购物中心该有的样子,去他妈的Destiny。

在优衣库随便找了件衣服试了下,发现还是太大,难受。

一看表发现已经快9点了,我又一次错过了Amazon Go。于是准备坐地铁去华尔街附近的Pier11坐渡轮回Red Hook。

华尔街站的地铁站台也太窄了。

当我从地铁站出来,看到门口是这个景象,一脸懵逼。我问旁边的人发生了什么,她告诉我是Ralph Lauren的Fashion Show,我才想起来似乎之前在哪看到过这周是纽约的Fashion Week。

最搞笑的事情是,一个中年女子从地铁站里出来,看到这个景象,然后她开始朝人群里喊

“Who‘s that?”

“Who’s that famous person?”

然后有人告诉她是Ralph Lauren的Fashion Show,这位女子摇了摇头,说”I think I gonna get out of here.”,然后走了……

人群里洋溢着快活的空气。

卡车在倒车,想起来我欧卡倒车入库就从没成功过。

回到Red Hook之后去了Steve之前给我推荐的一家店。我点了一个burger,虽然很好吃,但实在是太多了,我觉得这基本是我三顿饭的量。

Day 3

今天是在纽约的最后一天了,天气还不错,不像前一天那么晒。

今天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满街都是消防车。

大触手

曼哈顿大桥的布鲁克林一侧,大桥上层走汽车,下层走行人和地铁。

我从Jay St车站上了地铁,然而到R线的通道因为施工关掉了,MTA工作人员召集了几个要去曼哈顿的人,把我们带到地面,一人给了一张临时票,告诉我们过了马路之后去坐4线。其中有一个腿脚不便的老人,MTA员工叮嘱我照顾一下。

然而我们快走到4线地铁站之后,这位老人掏出来一张纸,上面写着

“Ⓐ Fulton Street”

我查了一下,发现4线也能到Fulton St,一番试图交流无果之后我才发现,老人听不见,也没法说话,当然也没法阅读手机上的字,我就有点慌了。我本想到了地铁站把他交给警察之类的,然而那个车站只有一个态度超差的MTA工作人员,告诉我4线也能到Fulton St,把临时票收走之后就放我们进站了。

我带着老人到了4线的站台,在站牌上给他指4线的Manhattan方向,再指他纸上的Fulton St。老人摆手,指他纸上的Ⓐ。

我只能翻箱倒柜地从包里找出一张纸,给他写了地铁的线路,方向,并且说明这条线路会带他去要去的Fulton St车站。上了车之后我找其他人寻求帮助,幸运的是,有一位女士也要去Fulton St,她告诉我她会带老人去他要去的地方。说实话我挺感动的,毕竟帮助一位年长并且无法交流的老人是一件挺有风险的事情,我没有想到真的会有人愿意帮这个忙。

到了NYPL旁边的车站,点了个冰激凌华夫饼。真的好吃,不过热量爆炸。

NYPL的三层,有名的The Rose Main Reading Room。

不过今天纪念品商店关门了,哭了。

出了NYPL,沿着第五大道往北,去附近的一家Amazon Go。

路过洛克菲勒中心

St. Patrick’s Cathedral

不远处金色的大楼就是Trump Tower

穆斯林在游行,写的是他们自己的语言,看不懂。

然后就到了一家Amazon Go,这家店比较小,卖的东西以食品为主。

咖啡机,拿杯子直接打就可以。

天花板和货架上都布满了传感器。没有尝试在货架上把商品换位置一类的骚操作。

离开的时候出口通道会自动打开,直接走出去即可。Just walk out。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Amazon Go的APP上就会发来账单,并且自动从绑定的信用卡里扣款。

时间已经不早了,接下来到Penn Station乘NJ Transit到Newark机场。这个屏幕恨不得直到发车前的最后一分钟才开始显示track号,非常迷惑。

第一次坐双层的火车,不过这个火车是真的慢。

三天的旅行就要结束了。早上我临走前,Steve跟我说,你只体验到了这个城市的皮毛。确实是这样的,除了打卡景点以外,纽约有太多的地方值得我们去探索。自由女神像,时报广场,帝国大厦,这些往往被人们视为美国的象征,但是纽约却又是美国当中最不美国的地方。纽约相当于一个浓缩的世界,不同肤色,说着不同语言的人们怀着梦想从世界各地来到纽约,探索着这座城市中无限的可能性。

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我能够再回到纽约,和女朋友一起在布鲁克林大桥下散步,一起去帝国大厦看夜景;也希望将来的某一天,我能够再来到纽约工作或生活,成为这个充满无限魅力的城市的一员。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