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惨痛的GRE考试

Frank发布

经过两个月的精心(误)准备,终于在今天上午迎来了我的第一场GRE考试。

考场在北大理教的计算中心。进场之后是例行的存包,签保密协议等等。等9点过的时候统一安检,入场,拍照片。

我分到的考位是一个靠墙的角落,感觉相当不错,不会有人进进出出。北大的机房很老旧,但是设备还可以。屏幕是16:9的宽屏,在考试时字体会被拉的很宽。键盘虽然不如北工商,但也还说得过去。等所有人都检录完成之后,整个考场几乎可以同时开始考试,这样也就无所谓先进或后进考场,当然也不会在读阅读的时候旁边突然钻出来一个人开始describe the city you live in。

第一个section是写作,Issue和Argue题目都还算好写。因为我之前从来没有计时模考过写作,生怕写不完,所以疯狂赶进度。时间确实有点紧,以至于结尾基本是剪切粘贴而成,但至少写完了。很令人恼火的一点是GRE的写作界面上没有字数统计,到最后我也不清楚我到底写了多少字。

然后到了第一个VQ。第一个Verbal做得超乎寻常地顺利,之前从没读懂过的阅读题和三空题这回都读懂了。可能也和题材有关,因为阅读题目几乎都是自然科学,没有令人头大的文学评论。最后还居然富裕了不到5分钟,用这5分钟回过头来又扫了遍长阅读(我通常把长阅读全选B跳过,如果还有时间再回来做)。不过很可惜,这个V应该是不记分的。第一个Quant答得也算顺利,除了两个拿不太准的题目之外都还有把握。

中场休息过后是最重要的部分–两个V和一个Q。第二个,也是第一个记分的Verbal做得感觉不如上一个好,但也比平时练习时候顺利得多,阅读题材也很友好。第二个Q应该进入Hard模式,我虽然没有感受到难度的提升,但切切实实地感到了题目当中的坑的数量,及题目的难以理解的程度的增加。我印象中有不少那种看起来应该选C,但实际上应该选不确定的题目,就像小学数学考试时候经常会被归因为粗心的那种错题那样。我在之前练习时,两个Quant分别错了两个题,结果分数低至164分,因此后面我对待数学题目都很谨慎。

在剩不到20分钟的时候,我还剩下10个题目左右,时间还控制在预计范围内。然而,在做到大概是11还是12题时,我把题目的题干理解错了,导致我算了半天算出来的结果,在选项里却没有。虽然这个题最后应该是做对了,但是耽误了不少时间。这时候我发现时间不够了,开始加快速度,然而后面的题题干一个比一个长,还一个比一个绕。尤其是后面的图表题,读明白题和图表就需要不少时间。在还剩最后5个题的时候,大概只剩下两分钟,我不得不开启爆肝模式。我记得有一道图表题,我在计算器上摁出得数后得到的是一个驴唇不对马嘴的数字,然后再仔细一看题,发现上面的单位有的是million,而有的是billion。当时我的心中一群草泥马飞驰而过…

结果就是最后5个题中有两个是扫了一眼就选了的,最后三个题是完全瞎点的…

做完这个section之后我心态就炸了,我知道这场考试算是废了,即使我的Verbal发挥得再好,一个低于165的Quant成绩也是没法拿去申请的。我在continue界面停了一会,调整了一下心态,然后抱着要证明“这次没考好是因为我发挥失常,而不是实力不行”的心情点了continue。

最开始6个填空还算友好,而且还有几个题目似曾相识。然而,第一篇短文章就是篇文学评论,我试着去读,然而根本读不进去,只能大概读出“A有个什么不知所云的主张,B也有个不知所云的主张,而B的主张是当时社会通行的观点”。但我也读不明白他那些不知所云的主张是什么鬼。这个时候我的进度已经低于预期,所以只好望文生义地随便选了个答案,先跳过去。紧接着的中文章是篇人类学,我本着“自然科学类的文章一定要读下来”的想法去读,但是不瞒你说,整篇文章我只看懂了第一句话,以至于我都开始怀疑我是不是第一个Verbal发挥太好而进了Hard模式。6选2和逻辑单题之后的短阅读又是个文学评论,我都开始怀疑人生了。这时候时间还剩大概5分钟不到,只好大概扫了眼文章,选了个最顺眼的选项。最后一篇文章完全是瞎蒙的,我连题材是什么都已经不记得了。

分数出来:153+160,说实话比我想象得要好一些。

又给中国学生的数学平均分做了一点微小的(负向)贡献。

分类: 原创文章

1 条评论

tcdw · 2018 年 4 月 29 日 下午 12:28

Google Chrome 65.0.3325.181 Google Chrome 65.0.3325.181 Mac OS X  10.13.4 Mac OS X 10.13.4

是悲伤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

%d 博主赞过: